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oxi的博客

心有多大,天有多大。

 
 
 

日志

 
 

【原创】长兄如“父”  

2010-05-09 15:36:57|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是说在兄弟姐妹的眼里,兄嫂如同父母,因为他们把如同父母疼爱自己孩子一样的感情倾注给了弟弟妹妹。可是在自己幼小记忆里,哥哥对我的疼爱就像母亲一样,细腻柔和温暖着我一生。

      对母亲的印象是从哥哥嘴里形成的,只有朦朦胧胧,其余什么也不存在。而最早的记忆就是哥哥牵着毛驴,我像个出征的大将军一样,挺胸抬头拽着缰绳,美滋滋骑在毛驴上,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行走。山路两旁,青翠的树林里不时传来布谷鸟儿动听的歌声“不哭、不哭”。每当听见这迷人的叫声,自己都会开心的使劲伸着脖子往树林里寻觅,希望美丽的翅膀飞进我的视线,尽管总是失望,可每每听到还是不甘心的眺望。

      为什么,总会听成“不哭不哭”呢?这源于小时候自己被哥哥称为“哭巴精”,动不动话还没到呢眼泪就先到了。为此哥哥总是笑话我:“不害羞,人家布谷鸟都说不哭、不哭呢!你多大了还哭,丢丢死了。”也许就因为这个理由吧,总想看看“不爱哭”的鸟儿长得什么样子,可是每次上山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好失望呢!

      那次骑毛驴是自己小时候最后一次和哥哥回老家。记得那一次,由于抢小毛驴,长我三岁的四哥被我一把从毛驴上推下,一下子掉到石砬子铺的小路上,立时太阳穴被尖利的石头块子刺破,鲜血直流。我惊呆呆地坐在驴背上,以后的事情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那年好像我已经四、五岁了。从那一次离开生我养我的山沟沟,就到了老姑家。原来是老姑不生育,看到我们没妈的几个兄妹就想要一个男孩;而爸爸舍不得已经懂事了的哥哥们,就想把我送给老姑。而老姑压根不喜欢女孩,想要二哥;认为女孩不能传宗接代。爸爸又舍不得二哥,无奈把四哥送与姑姑。为了有人照顾,我也随着四哥到了老姑家。从此与家乡只能梦中想见。

       后来,组织上为了照顾爸爸身体,为爸爸介绍了现在的妈妈。她,没有文化,是个党员,人很好,还带着二个男孩,一个大我二岁,一个小我一岁。因为我被送给了老姑,当时介绍时就没有提到我的存在,这也为日后被接纳种下了祸根。

     农村有个风俗,好像二月二在庙前都要摆猪头肉,切成片片的肉摆在盘子里,放满一张小桌。据说,不生育的人家,就让自己亲戚家的小孩子去抢,吃了这个供肉就会生育;当然我也被委派去了,因为我小,而哥哥大了就不能做这种事了。当来到老爷庙前看到孩子们一窝蜂冲上去用手抓头肉片时,自己退缩了:“去抢东西吃多丢人啊!”

      也许由于没有吃,老姑后来也没有生育。在老姑家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我被送上了学。那是一个穿着马裤军装的小战士送的我。记得当时自己没有大名,老师要求必须起名时,小战士就拜托老师给起了一个名字,没想到却和家族晚我一辈的字重复了,但也就这样在学校叫开了,一直到现在。

      姑父不喜欢我,认为多余的人,无奈爸爸只好把我接走,后来带到了东北。爸爸不嫌弃自己的女儿,走哪带到那。爸爸没有文化,为人实在正直,这也影响了他工作的稳定,总是频繁的调动,因此又频繁地搬家。家的概念在自己幼小心灵里只是一间可以容纳家人避风遮雨的房子,而忘不掉的却是生我养我的故土,尽管那里曾经很贫穷。

     哥哥小时候长得像个大姑娘,白净净的脸蛋,大双眼皮,高高的个子,谁见了都说哥哥长得好看。哥哥喜欢画画,似乎有天分,画出的画就像学过绘画的人画的,谁见了都夸,可是为了妹妹竟然放弃了学业,留下一生遗憾。这也是每每心底里的愧疚,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因为送给人家都不要啊!

       妈妈不喜欢,是因为当时说送给人了,没有女孩。而突然的出现,让母亲接受不了,她毕竟是个农家妇女没文化。而哥哥却不能忍受母亲的不接受。这还源于一次意外的馋嘴引发的惩罚。继母把包豆包剩下的小豆馅让我吃了,我一只手托着后背上的小弟弟,一只手拿羹匙往嘴里送豆馅,没想到一岁的小弟弟从后面伸出小手把盆拽掉地上打碎了。妈妈闻声一个罐头盒子打到额头,顿时鲜血直流,妈妈也害怕了,用棉花烧成灰洒在上面。哥哥放学回来看到受伤的额头,和妈妈吵了一架,从此发誓不念书一定带妹妹离开家,就这样哥哥弃学工作了。

      记得小时候下雨穿鞋是很奢侈的事情,那时下雨了,常常把鞋脱了,手里提溜着,光着脚丫子走。那时爸爸每到北京开会回来,都会给我们买衣服、鞋和帽子。我和男孩子一个待遇,棉帽子,棉胶鞋,只有背心比之多了两个袖子。

      有了妈妈,自己再也没有穿过马裤,告别了托儿所的服装。那时穿布袜子,为了暖和,里面有裹脚布,但即使这样,我的脚还是冻坏了,一到冬天脚就肿起来,直流血。每当这时候,哥哥晚上会烧热水为我烫脚,然后用镊子夹棉花沾水轻轻为我擦拭血水,然后再糊上棉花。遇到妈妈不在家,就把家里馒头饼子拿给我吃。记忆里,哥哥是最疼爱自己的亲人,而爸爸一直很严厉,但是总给妈妈讲故事,无非劝戒母亲要对自己好一些;而希望我和哥哥能够理解继母,一家人能和睦相处。记得那时候,不知道称呼继兄为哥哥,而且也不懂得让着他们,每次打架自己都会毫不留情将他们打翻在地,直到被父亲要求长幼有规矩,才无奈叫起了哥哥,可是在自己眼里,他们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也就从这时起,自己明白了什么叫母亲,有妈的感觉真好,真的好妒忌他们。笑声从年幼的心里消失了,知道了自己是一个没有妈妈、谁也不要的不值钱的女孩子。那时常常偷偷跑到墙角哭泣,恨爸爸为什么要给我找了这么一个不爱我的妈妈。梦里幻想自己的妈妈是个慈祥的老太太,挽着疙瘩咎,冲着我温和地笑,好开心啊,扑上去就叫妈妈:“你不要扔下我啊,好妈妈,我乖乖的啊!”可是醒来什么也不见了。从此淘气顽皮的我变成了孤僻、冷漠、内向。而哥哥带我出走的梦想成了泡影,他毕竟才十几岁啊,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呢!

     就这样在噩梦中一直到小学四年级,自己多次哭喊回老家找老姑去,无奈爸爸才忍痛起了户口,踏上了回关内的火车。那时真的好不懂事,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对不住爸爸。

      许是命运安排,哭着喊着要见哥哥一面而中途下车,没想到与故乡一别就是多少年。

     记得在哥哥家的时候,都是野厕所。每到晚上起夜,年幼的我很害怕,为此都要喊哥哥做伴。哥哥总是站在不远处,而我会不停的喊,只有听到哥哥的声音,才不害怕。小时候不会梳头,哥哥就给自己梳头,还买了头翎子,系成蝴蝶结。记得一次比较重的发烧持续了半个月不好,哥哥急了就背着我去沈阳医科大检查。好烦人啊,拿回来一大堆药,每四小时吃一次,而小时候最怕的扎针吃药,却被哥哥逼迫不得不吃。有一次趁着哥哥没下班,嫂子做饭功夫,我偷偷拿了药扔进火坑。不料被刚好进屋的哥哥发现,大吼一声狠狠训斥了一顿,一把把我提溜进屋。无奈躲不过,我含着泪服了药。第二天,偷偷跑到河边哭了一场又一场,很想妈妈,不明白人家有妈妈,为什么自己没有,只想跳进河里去。哥哥回来不见了我,急了问着别人寻到河边,把我哄回家,从那以后哥哥再不敢和我吼,而是到时间就亲自监督喂药。

      哥哥心很细,到我上中学的年龄,给我买了雪花膏,还买了粉红色的头翎子。其实自己并不喜欢,只喜欢白色的。记得自己曾经用白纱布做头翎子扎辫子,尽管不为当时风俗所接受,而自己觉得很美。可是雪花膏一直放到发黄了,也没用,因为没有抹雪花膏的习惯。记得小时候自己很不自立,不会梳头,札的小辫子枪矛枪刺的。那时唯一喜欢的就是想有一个白色沙连衣裙,可是哥哥给买了一个花连衣裙,也很高兴,可是却太小了,只好背着哥哥偷偷退了,再也没有问哥哥要过连衣裙。后来哥哥有了一个白白胖胖非常漂亮、人见人爱的小女孩,给哥哥家带来了更多的快乐。

       三年灾害都吃不饱,兄嫂为了不影响我生长发育,自己舍不得吃饱,剩下让我随便吃;有一点好吃的,都要等到周日我放假回来才吃。就这样我和兄嫂相依为命。记得一次,哥哥有孩子后想过年回家让老人看看孩子;毕竟是第一个隔辈人啊,于是把我放在房东老奶奶家。老奶奶人很善良,有好东西常常给我吃。过年时,老人家给祖宗牌位上香叩头,无知的我觉得好玩,也跟着跪在地上学着他们的样子叩头,给老两口欢喜的不得了。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可笑。但这也是小时候空前绝后唯一的一次,在别人家过年。哥哥回去后,被爸爸一顿大骂,责备哥哥嫂嫂不该把妹妹一个人扔到别人家过年。哥哥也很难过,于是第二天就坐火车急忙赶了回来,从此再也没有扔下我一个人去父亲家过年。可是爸爸还是放心不下我,上初中又把我接了回去。好想哥哥,于是软磨硬泡要求爸爸把哥哥调到一起,就这样又和兄嫂团聚。

       岁月无情,人老了的时候都很恋家乡,爸爸临终要求把骨灰洒入大河,他要顺着大河回故乡。而哥哥也一样,每次过年都叨咕回老家,每每提及泪流满面。最后哥哥随了心愿,举家迁移定居河北, 而自己却一根肠子两下拽。

      哥哥嫂嫂的牵挂都是小妹妹;小妹妹的牵挂也是兄嫂啊!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