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oxi的博客

心有多大,天有多大。

 
 
 

日志

 
 

【原创】青娥  

2009-08-03 11:47:09|  分类: 情感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飞娥虽然怀疑火的美丽,但是最终经不住诱惑------,结果会怎么样呢?                                                                                                     —         —来自60年代校园的故事

       

       青娥死死拽着郎新的手,几乎跪在地上哀求着:“你不能走,不能走,不能扔下我!”晶莹的泪花像一串串珍珠,从她的面颊上滚下,她顾不得擦,只是泪眼汪汪看着他的背影,低声抽泣着、乞求着。郎新用力一甩手,使劲挣脱了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贱货!白给都没人要!”说完,他蔑视地、厌恶地看了一眼被他使劲甩跌在地上的她,便头也不回转身出门而去。出得房门,他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一个背了很久很久、很重很重的包袱,眉梢掠过一丝觉察不到似乎得意的笑。

       望着郎新的背影,青娥无力瘫坐在地上,抱头放声大哭起来,她要用泪水冲洗掉内心的伤痛。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这又是无可挽回的事实:他弃她而去,他会永远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仿佛她又回到两年前的一次春节联欢会。每每学校在举行“迎新春联欢会”上,她都会独领风骚,夺尽校友的目光。她是全校公认的校花。这不仅仅因为她出众的美丽漂亮:她长得苗条娇柔。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像一湾清澈透明的泉水,带着少女特有的清纯娇美。水灵灵、白嫩嫩的脸蛋如出水芙蓉,有点古典文静美。不管她走到哪里,人们都会多看她两眼。被称为校花,并不单单因为她的俊美秀气,更是由于她的品貌双佳、文武全才。她能歌善舞,学习也是在全校顶拔尖的。

       今天,她表演完舞蹈,带着兴奋激动走下舞台,仿佛周围同学们热烈的掌声还在继续;似乎她动人的歌喉,还像夜莺一般,在大礼堂里迴响。今天,她比平时都更加吸引同学们的眼球;雪白的毛衣外面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伴随着她的舞步,像仙女在云中翩翩起舞;又像天真的孩子纵情的欢乐,让同学们倍感青春活力的迸发。

       演出已经结束,同学们潮水般涌回各自的寝室,去换衣服、做再回教室拼搏玩一宿的准备。按惯例,往常联欢会后,同学们都要回宿舍重新换上自己喜欢的、色彩鲜艳的各式服装,然后回到班级玩个通宵达旦。

       青娥和同寝的两个女同学正往回走,后面赶上来一个男同学叫住了她:

      “哎,青娥,你等一下!我有点事找你。”

      “什么事?”她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同班的郎新,就停下来问道。

      “我有一点事,想和你说---。”他一边说着,一边瞧一瞧她身边的那两个同学。

       “青娥,我们先回去了!”她同寝似乎看出她们在场不太方便,就想先走。

       “不!等一下,一块走!”青娥着急:“什么事,你快说!我还得回寝室换衣服。”她不想单独和他说话。

       “你们先走吧!我们马上就回去!”不等她再说话,他抢先回答,把“我们”两个字说得很重。

        “那我们先走了!” 那个时代,社会治安不会让任何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在学校,所以她的二个同学先回去了。

       “到底什么事啊?快点说!”她真的很着急,想快点回去把衣服换了,好参加班里的活动;因为一年才有这么一次大家一起无拘无束的纵情狂欢,那是令她最开心的活动。

       “我、我---。”

       “到底什么事?快点!”她什么也听不明白,着急了。

       “我、我---。”

       “不说,我就走了!”说完这句话,她掉头就走。

       “我、我爱你,真的爱你!”借着月光,看看前后左右周围一个同学也没有了,他终于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

       “什么?”青娥一愣。

       “我们做朋友吧!”没等她反应过来,郎新一把拽过青娥,搂到自己胸前,将自己的嘴唇紧紧贴到她的嘴唇。

       “卑鄙!流氓!”她被惊呆了、愣住了,疯狂挣脱了他的双手,“啪!”一个响亮的大耳光重重落在郎新的嘴巴子上,随即转过身,发疯似地跑了回去---。

 

 

      当她发疯似地奔回寝室时,同寝早已回到教室去了。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已无心再玩,也不想见任何人。她一个人趴在床上,回想刚才的一幕,又气又恼,感到自尊心受到了莫大侮辱。有生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异性敢对她如此放肆,她觉得很委屈,想大哭一场又怕被人听见笑话;想找学校说说,又不敢说,担心说了再引起无端的误会,反倒说不清。她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在60年代,男女同学间的关系相对都比较纯洁、互相间就像兄弟姐妹一般。一旦谁和谁有了恋情,就会像雪花一样漫天飘散,成为特号新闻,挂在全校同学的茶余饭后,消息会不胫而走。中学生正是处于青春萌动时期,尤其对这些消息最为敏感,所以即使有的同学两个人真的互相有了爱慕之心,也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低音符、低调地弹奏爱的进行曲,都不想做风头浪尖上的新闻。

      后来她把这件事与她的一个知心好友、她的同寝说了。好友告诉她,如果你没这个意思就直接找郎新明确表态,告诉他决不可能有这种关系,让他放尊重点、死了这条心,免得日后再出现别的事。  她翻来覆去、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强咽下这口气。她想,再不理他就是了。

        从这一次邂逅,不知为什么郎新就像影子一样黏上了她。她一眼也不想再见到这张令她做呕的面孔,所以每次只要远远一看见他,就绕道离开,。可是无论怎么躲,她也躲不开,老天好象故意和她捉迷藏,越想躲越碰上。每每见到她,郎新都会一副深深忏悔的样子,大有痛心疾首、悔恨不已、伤心欲绝之感。每次碰上,他都会有意无意地向她报以歉意的目光。有事没事的请求她“原谅”、向她道歉。校园里,晚饭后只要她和同寝好友在林荫路上,或者小花园里一露面,就会冒出他的面孔。几乎每个周六回家的日子,郎新也都会出现在她必经的路上;而每当周日晚上返校的时候,又会出现他的身影。

        一个学期一晃就过去了。她也说不上什么时候,她不再躲他了,而且在看不到他时,反倒有了一种失落感。他终于俘获了她,他们的恋情也半公开了。最后一个学期,校园后山的小路上印满了他们的足迹。郎新虽然说算不得上有潘安、宋玉之貌,却也拿得出手,很有点男孩子的潇洒帅气令女孩子心仪。

      

 

      在毕业生体检时,青娥被告知已经怀孕约60来天了。其实在体检前的二十来天时,她就感到总是迷糊、吃饭时动不动就恶心、呕吐。当大夫告诉她怀孕的消息,她有些吃惊,又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心里很矛盾。她珍惜这个肚子里的小生命,那是她们两人爱情心血的结晶啊。

       

       难忘的那一天,又回到她的眼前。郎新拥着她,热烈的亲吻着她,要求她接受自己。开始时,她断然拒绝了:

      “早晚都是你的人、何必非得这时候呢?我们还要继续读书。就等我们毕业工作后,举行婚礼后的那一天吧!让那一时刻在我们一生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既然把心都给了我了,还有什么不能给的?还在乎什么时候,什么早一天晚一天的?”他恨不得一下子得到她的身体。

        “人生最美好的只有一次。让我们留到那一天、那一时刻,留下永久的记忆、永生难忘多好!”

        “那就是不相信我,你对我还是不真心。既然这样,还不如和我分手算了,何必还非等这一天、那一天的!”他似乎很生气、很不理解。

        

        后来天长日久,经不住朗新反复软磨硬泡,一次星期日休息,到他家里时,她被俘获了。他享受了占有的快乐,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后果,也没有想过她会怀上他的孩子。高考体检检查出她怀孕的消息  ,  不用她说,这种事无风自走,郎新也知道了。但是当青娥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时,他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故作吃惊:

       “那怎么可能呢?”

        “ 真的,是真的,是属于我们两人的小生命!你不高兴吗?”

        “高兴?”他一愣:“高兴什么?”

        “毕业了,你就可以做爸爸了呀!”

       “做爸爸?谁,是我?简直开玩笑!"

        “开玩笑?”青娥有些吃惊。

        “可我还得考大学,继续求学。要孩子,怎么上大学呀!”

        “为了孩子,我不考了,你就自己考吧。孩子生下来我会养活的!”

         “不行!-----。”他很担心,孩子会毁了他的前途。他不想负任何责任。

         “我们还年轻,可以等以后再要孩子。你把他做了吧!”

        “什么?做了?你不想对孩子负责?”青娥眼睛瞪得大大的,吃惊地看着他,似乎不认识。

       “不是不要,是现在不能要!我们还年轻,还得学习,是说等以后再要。”郎新不能说出心里早就想说出的“我们分手吧!”这句话。就要毕业了,他对青娥的狂热已经过去,感到了一丝厌倦,但是现在不能说,他还得伪装自己,怕哗然引起学校的舆论,影响自己。

       为了稳住青娥,他信誓旦旦,非她不娶,考不上马上就结婚的保证,使她还是相信了他。经不住软磨硬泡、甜言蜜语,青娥终于做了人流。

       

       发榜了,郎新没有被高校录取。青娥想早点结婚,把郎新约到了家里,想和他商量毕业先结婚事。这是他曾经答应过她的。

       “结婚?笑话!和谁结婚?”

       “咱们不是说好了,等发榜,考不上我们就结婚吗?”

       “我怎么不知道我说过,你做梦了吧?”他一副讥笑的口吻。

       “怎么,你说过的话都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

     “我说什么了!你也不想想,撒一泡尿好好照照自己。被人掐过的花,还装鲜!”郎新不耐烦地喊了起来,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你!你----。”她惊呆了,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曾经疯狂追逐她、要死要活的人竟然说出这么卑鄙的话。她的心像被谁拿刀子捅了一下,阵阵刺痛。

        “别做白日梦了!自己该干啥就干啥!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了。我自己会规划我自己!省下精力,还是替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他并不在乎她的感受,继续说着。

       “难道你当初说爱我、爱我一生白头到老全是假话? ”她清楚地记得他说过,会永远对她好,会用心去爱她,天荒地老也不会变心。

      “太天真了!那是专指对我爱的人说的!”他讥讽地看了看青娥:“就你这样,也配我爱?随便一个男的说两句爱你的话,你就把自己送给人家。今天我说了爱你,难保明天别人不说爱你。别人一说爱你,你又给别人了。哪个男的敢要?”

       “你说谁要变心,就天打五雷轰。难道你就不怕报应?”她不相信当初赌咒发誓爱她、追求她的人竟会说出这样绝情、这样侮辱伤害她的话。 

      “哈哈!报应?什么叫报应!值多少钱?”不顾她的感受,转身就向门口走去,他不想再纠缠下去:“吃亏长教训!自重吧!"

     “你不能走!”

        看见他真的要走,她彻底绝望了。她觉得他已经融入了她的全部生命。她不能没有他,她不能离开他,她不相信他真的这么绝情。

        她顾不得再说什么,上去拉住他的胳膊,死死拽着郎新,几乎跪在地上哀求:“你不能走,不能走!不能扔下我不管!”晶莹的泪花像一串串珠子,从她面颊上滚落下来,她顾不得擦,只是泪眼汪汪、看着他的背影,低声抽泣着、乞求着。郎新用力一甩手,使劲挣脱了: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贱货!白给都没人要!”说完,他蔑视地、厌恶地看了一眼被他用力一甩踉跄跌坐地上的她,便头也不回转身摔门而去。出得房门,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一个背得很久很久、很重很重的包袱,眉梢掠过一丝狡诈得意的笑。

       眼睁睁地看着朗新走了,她坐在地上发呆,怪谁呢?是啊,为什么自己就那么轻易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呢?为什么自己要把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轻易送给别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的心在流血,还能说什么呢?

        明知火会焚毁一切,尽管犹豫彷徨,可是小飞蛾还是扑了上去,结果只能自己品尝!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