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oxi的博客

心有多大,天有多大。

 
 
 

日志

 
 

【原创】她,放弃了--  

2009-08-31 12:06:34|  分类: 情感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人一生很不容易,不要刻意去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懂得珍惜拥有,学会放弃。懂得放弃也是一种幸福!

 

(一)球场上

         解放军某部的篮球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兄弟部队篮球友谊邀请赛。
        球场上,气氛异常热烈。双方队员在场上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各自拿出看家的本领,18般武艺尽展风采,好似群龙戏珠;只见西瓜大小的棕红色的篮球勿而上勿而下,在球场的长方块内来回飘动。场上,有12个人的眼睛盯着它跑;10个人在场内跑;2个人贴着球场边界线跑,这些人的眼睛都像被胶水粘在了篮球上、盯得都紧紧的、拽都拽不下来。场外两侧,绿色的军装像绿色的树林,在阳光下舞动飘逸、充满了勃勃生机。随着篮球在蓝筐里的进进出出,场外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那欢笑声就像久渴的人在大沙漠里突然遇到了贮满甘甜泉水的一口井,喝上一口,真是说不出的淋漓畅快。
        篮球场上,有一个大高个的球员格外引人注目:大约一米九的个头、长得眉清目秀、白净的脸被汗水浸得红光满面;眉宇间透着掩藏不住的刚劲,显示出它独有的外柔内犟的个性。身材显得很魁梧健壮,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生气,让人感到似乎有一种按耐不住的青春活力在他身上迸发。他的球打得很好。只要篮球一到他的手,球就好像通人性、和他情有独钟、别有一番情缘、粘到他手上就不忍离去,在他手里撒着欢、蹦上蹦下、飞前飞后;对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领会至精致深。只要相会、人们很难把他们分开.
一个抛物线转成直线下落,篮球稳稳地掉进球篮,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不沾不挂、货真价实的干篮!

       “三分!”随着裁判员的号子响起,大个球员站在三分线外,用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计分板上数量又增加了三。对积分板,他连看也没看,随着哨声落下,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准备再战。

       “太棒了!太棒了!”全场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而在众多赞叹声中,喊得最响的、声音最清脆的要数一个穿着女军服的女兵。她几乎要跳起来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大个球员,脸上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喜悦;似乎进球的不是别人,是她自己。
       她是解放军某部的文艺兵,叫杜红。她的父亲是解放军某部的一位首长,个人家庭条件很优越。她天资聪慧,人又长得秀气俊美,能歌善舞,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孩,在家里备受娇宠,可谓宠爱有加。受父亲影响,她16岁就被父亲送到部队、应征入伍,当了文艺兵,到现在也算是一个老兵了。她一米七0的个头,体形长得很苗条;大大的双眼皮透着一股灵气,天生的笑脸,让人感到看见她就像见到了出水芙蓉,心情豁然开朗、欣愉,情不自禁地想多看几眼。虽然从小就生于宠爱之中,她有点傲气,却丝毫没有 千金小姐的娇气、霸气;自立能力很强,性格比较开朗大方。正值妙龄的她,成了年轻的现役军官心目中的灰姑娘。很多小伙子见到她都会有意无意地送去满含深情的微笑,或者不由自主地献献殷勤,希望换取她的好感,可是没有一个人让她心动过。
       

(二)坠入单相思

        说来人的情感也是奇怪。每个人每一天都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可是对你都是平湖秋月激不起一点涟漪,而仅仅是一面交,却使得你刻骨铭心,心神不宁,也许这就是缘分吧。缘分和感情究竟是什么关系呢?谁也说不清!杜红自己也弄不明白,自从在球场上看到那高高的身影,心里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回到自己的部队后,球场上那生龙活虎的影子总是自觉不自觉地闯入她的脑海,令她心潮澎湃、不能自我。她想驱、驱不走;想挥、挥不去。素以乐观的她失眠了。
       就寝的号声响过,整个营房都静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同寝的战友们都已进入了梦乡,只有她一个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出神地望着窗外。 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园。天街如水、月华如练。整个天空洒满了银灰。那圆圆的月儿似乎读懂了她的心事,温柔的注视着她,目光充满了爱怜。风伯伯似乎也不忍心打扰她,悄悄躲了起来,一声大气也不敢出。她一闭眼,那高大、英俊的身影就悄悄跑进她的视线。朦胧中,她翻过身来,不去瞅他,他却像会变戏法似的,又出现在这边;她又转过身去,他又出现在那边。她努力地去想忘掉他,却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在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他 向她走过来:
        “你好吗?”
        “啊,好--是的!”她有些惊惶失措。
        “我们交朋友吧,我喜欢你!”
        “哦,我不、不---,。”她想应允,却又不好意思,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不同意?”
        “哦,我还不认识你、不了解。不---不,同意;哦,不同意。哦,不---。”她有些慌乱、语无伦次。
         “那你就是同意了!”他挽起了她的手臂:“我们到海边走走吧!”
        她害羞地跟着他走出营房,来到海边。海浪唱着动听的歌在欢迎他们,她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任海风抚摸着她。他深情地低下头,看着她,突然一把把她拥在胸前,低头吻了她的前额。她感到周身像一阵电流通过,把头更紧地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紧紧抱住他,唯恐他从自己的眼前消失。猛然间,波涛汹涌、海潮冲上岸来,一个大浪向他们袭来,她一松手,他被卷进大海瞬间就没影了了。“啊!”她惊叫起来,翻身坐起,原来自己做了一场梦。
        起床号响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她是个性格爽直的女孩子,办什么事果断、敢说敢做,从不拖泥带水。自从在球场的一面之后,她不能自拔,脑海里净是大个球员的影子,怎么也忘不掉他。她,坠入了情网,坠入了只向一个方向流动的爱河。“我必须弄清他的个人情况,把他的详细材料搞到手!”她暗暗下了决心。既然决定了,就马上付诸实施。她找到了、她认为能够帮助她做到这一点的她所在部队的领导,当然也包括他父亲的老同事。利用爸爸的关系,求他们帮忙,铺个桥,没什么大问题。过去都说,成就一段好姻缘,能多活十年。成人之美,这些老领导何乐而不为呢!这件事对她并不难,很快这个大个球员的政治面貌、家庭出身、个人表现等一切材料应有尽有,全部齐全。大个球员叫汪铁生;本人是个团员,出生于一个普通贫苦农民家庭。他是个农村兵。家庭条件不算好。父亲务农,母亲家务。家里还有个妹妹,和外村的一个小伙子定了亲,双方老人已经换了盅,就要过门了。亲属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没有任何社会背景。他本人从应征入伍后,便被所在部队抽调上来打篮球,一直打到现在。他球打得挺好,人也很正直;只是个性有点倔强、固执。
       家庭条件好坏,她并不在乎,只要人品好、长得帅就心满意足了。她完全陷入了单相思,不能自拔。她开始利用各种关系、各种机会创造条件,和他接近。

       机会终于来了。一次部队举行文艺演出,各部队都参加。她用这个机会,找人把两个座位调到一起。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在舞台上,她拿出了十二分的努力,尽情施展自己的天姿,边歌边舞;动人的歌舞不时激起全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她的节目刚一表演完,她就急急忙忙来到事先已安排好的位置——紧挨着他的座位上。她在往自己的座位上坐时,故意不小心碰了他一下,并连声道歉:
       “对不起了!太对不起了!”
       “没关系!”大个子连看也没看她,微微一笑、随口说了一句,算是回答。
       “你是73分队的吧!”她坐定后,转脸向他问道。
       “嗯哪!”他还是没看她,只顾往舞台上瞅。
        “听说你们团长姓吴?”她坐在他身边,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心里不住地怦怦跳个不停。她终于以最近的距离接近了他,并且和他坐到了一起。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也能听到他的心跳。
      “嗯,可能是吧。”他不想说话,含糊不清地应付着问话。
      “你的球打得太好了!”
      “过奖了!”他似乎对问话不感兴趣。
       “你打几年球了?”
       “三年。”他的声音很冷、明显带着不耐烦。
       “你们球队有个叫张国栋的,你认识吗?”尽管她也感觉到了他的不热情。“管它呢!一回生、二回熟。我就不信他对我老这个态度!”她在心里默默地想,本来就不认识,彼此不熟悉嘛,也不能怪他。她继续东一句西一句地没话找话地和他唠着。
        演出结束了。等军首长先离开军人俱乐部,军人们开始有秩序地退出。
      “认识一下吧,我叫杜红!”他刚一站起来,杜红抢先向他伸出手,自我介绍。
        “我,一个大头兵!”他极不情愿地伸出右手,和她握了一下,便转身随着人流走了。
       “欢迎有机会到我们部队做客!”他的冷淡,好像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反而更强烈地抓住了她的心。

       

(三)爱情的绿灯

      既然已经有了语言接触,更坚定了她摘取爱情圣果的决心。感动于她的痴情、她的执着,首长们都为她一路开了绿灯。有了刻意为她创造的方便,她犹如一只出笼的小鸟,自由飞翔在初恋的天空。演出排练时,她感到无比的开心快乐;走起路来也感到非常轻盈愉悦。她看一切都似乎那么美好。而最最让她心动的就是部队每每举行的篮球赛。有了首长的绿灯,她可以逢场必到。球场上,那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的一举手、一投足,都紧紧地牵动着她的神经。每次看到他手里抛出的球落入篮网,她都会激动地为之叫好助威。在她的眼里,那圆圆的球不是他扔的,而是自己抛出的绣球。那球篮网就是他伸出的接绣球的手。每一次球进球出,都会使她激动不已。一到球场暂停,她会满目含情、一声不响地走上前去、及时把擦汗巾递过去;虽然有时也遭遇尴尬,被他挥手拒绝,但是她不理会这些。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成自然、不客气地拿过来就擦,随后在扔给她。

     时间是最好的月下老。经过半年的接触,终于融化了感情上的坚冰,他接纳了她的爱,并时不时的同她花前月下相依相伴,谈天说地,窃窃私语。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再也不回避她,终于和她漫步爱情的花园。

      那是个记忆犹新的日子,一个星期日的上午,他第一次应约出来和她散步,漫步在星海公园的海滩上。潮水像顽皮的孩子相聚相拥、跑上跑下,在他们的眼前嬉戏玩耍。她偎依在他身边,用手使劲拽着她的臂膀,生怕一松手就飞了。他们彼此无话,走了很远很远。望着不停地涌来涌去的浪花,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略有所思地问:

     “我只是个打球的穷大兵,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大兵又怎样,都是人,差啥!”

       “可我是农村的,农村生活你不会习惯的!”

       “都有胳膊有腿的人,为什么你能习惯,我就不能习惯!”

       “好条件有的是,为什么非要找个穷光蛋!?”

       “不为什么啊,因为喜欢你!”她紧紧地偎依在他身边,同样望着大海,似乎那朵朵洁白的浪花就是她纯洁爱情的结晶。

    “可是我家真的很穷,不适合你,你跟着我会遭罪的!”

   “那又怎么样?我们年轻力壮的,可以靠我们自己去生活,有什么怕的!”

   “可是你们家庭条件那么好,好的人有的是,可以找更适合你的啊,为什么非抓住我呢!”

    “家庭条件好坏代替不了爱情!我有我自己的人生哲学,爱自己所爱就足够了!”她顿了顿:“物质毕竟不是人吧!爱情是人与人的相融合,不是物与物的混合。面对生活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物!”她不无可否地回答。他看了看她,还想说什么,可是犹豫了一下,又把话憋了回去。

       相处一年后,她主动要求去看望了他的父母。

       到了他家,首先闯入她视线的是一套破旧的草房:一扇大窗户挨着一扇小窗户。小窗户旁边是一扇木门。大小窗户都糊着窗户纸。小院用木栅栏拦着。窗户底下有个土坯垒的鸡窝;院子里几只鸡悠闲地走来走去,寻找着什么。房子侧面有一垛柴火,是用来烧火做饭的。这是一套三间草房,中间是厨房;两边的房间是睡觉的。

       “妈,我回来了!”进了院子,他抢先喊道。随着喊声落下,从屋里出来一个中年妇女,这是他的母亲。跟在她母亲后面出来的是个高个子的老头,看上去五十开外,约有一米八左右;他身穿黑布褂子、黑布裤子;脚下穿着一双黄胶鞋;紫红面子的脸上涂抹着庄稼人的憨厚、朴实。她的母亲,看去也有五十左右岁;黑红黑红的脸上嵌着善良和慈祥;两只手有些粗糙;一米六、七的身材略显得消瘦。她身穿着一件蓝布褂子,下边是黑色的粗布裤子,穿着一双家做的布鞋,一看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家妇女。她迎出门来,看到儿子和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她掩饰不住兴奋和激动,脸上露出惊喜和微笑:

       “啊,回来了!回来了!”

        “这是我妈!这是我爸!”看到父亲、母亲出来了,汪铁生急忙为杜红介绍。

      “这是我女朋友!”他指着杜红又为父母介绍。

       “坐车累了吧?”母亲赶过去慈爱地拉过杜红的手“姑娘,快进屋歇歇!”

      “啊,不累,大姨好!”她轻声答道,随后跟着老人进了屋。一进屋就是厨房。靠门口是锅台,锅台旁边有一口水缸。靠山墙的墙角还堆有一点柴火,是做饭用的。厨房墙上被烟火熏得很黑,显得更暗了。睡觉的屋子是个典型的东北大炕。南北两个炕相对着,炕上有个旧得有些褪色的、紫红色的炕琴柜。墙上挂着熏得有些黑了的年画。一看这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家庭。

       见过汪铁生的父母后,杜红又带着他来到自己的家,见自己的父母。

       杜红的家是个红砖瓦房,虽说也是平房,却结构上和汪铁生家大不一样。家里窗明几净,显得很宽敞。厨房在一进屋的左侧,单独的有个门,门关着。卧室有三间,一顺水朝阳,一间是她父母的、一间是她自己的。另一间用作了书房兼会客厅。会客厅内,一扇大玻璃窗显得又明又亮。窗台上排着几盆花。其中一盆月季正开着,火红的花朵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有生气。一盆扒拉香叶子葱绿,只要一碰就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满屋子弥散。

    杜红的父亲是个热情爽朗的老人,也已在五十开外,但显得很年轻,似乎四十多岁。他见到了汪铁生好像对熟人一样随便的和他说着话。老人的随便和蔼使开始还对老人一口一个首长叫着的小伙子不那么紧张了,谈话自然也就轻松下来。老人好像也很喜欢球,自然使得王铁生不觉得和这位首长谈话是个苦差事了!还觉得越唠越投机。

    饭是免不了要吃的。他享受了贵宾的待遇。饭菜那自不必说,在他那个土房子里是绝对不敢奢望的。

    该走了,他起身向老人告别:“首长,我回球队去了!打扰您了!”

    “什么,都是军人吗,客气什么!到这里就和到自己家一样啊!想来就来,门随时为你开着!不过--。”老人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杜红和汪铁生:“婚姻问题是个大问题,你们要考虑好,不要凭冲动。你们都要好好考虑考虑,不要留下后悔---!”

    父亲的话里 含有什么意思?同意?不同意?杜红什么也不想,她只想得到他,和他白头偕老。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杜洪和王铁生在部队举行了婚礼。婚礼很热闹。年轻的军官们和年轻的战士们更兴奋,好像结婚的不是别人,是他们自己,一个个喜笑颜开,欢蹦跳跃,想着恶作剧的花点子。每一次,搞笑节目都会赢得满场轰然释放的开心大笑,笑声弥漫整个营房,扩散到远方。

       婚后,杜红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她离开了文工团。一年后,一个小生命哭着喊着挤进了他们二人空间,为他们生活又增添了新的欢乐。有了孩子,杜红转业到部队的一个部门工作,虽然还在部队,却脱去了军服。

   

 

(四)放弃也是幸福

       孩子的到来,并没有给她们的生活带来快乐。他脾气变得暴躁了,动不动就打人。杜红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爱他,为了这份爱,她默默忍受了。她不想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努力争取来的婚姻,更何况还有她们二人感情的结晶。

   可是杜红的忍让、迁就都没有改变他的野蛮,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到大打大闹,最后他下了狠手,每次争吵过后,杜红身上都会伤痕累累。孩子一周岁半的时候,他终于直接提出了离婚,但是她不想离。传统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旧观念,还缠绕着她,她宁愿忍受着一切。

     “这是为什么?有孩子了,你才想起离婚,当初你为什么要结婚?”

     “当初是你逼的!”

     “可也是你同意的!”

    “我根本就不爱你!是你自作多情,死乞白列硬缠着人家的!”

     “既然你不爱我,就不该接受我!”

     “压根就没想接受你!早就告诉你了,你会后悔,是你不自量力!”

    “难道你就不为你的女儿想想吗?”

    “女儿?丫头片子,有什么用!早晚是人家的!我要的是儿子!”

     “你-----!”

     

     汪铁生铁了心要离婚,任凭谁来做工作,一个字还是“离”!杜红找了很多人去做他的工作,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不起作用。

    杜红不敢把这一切告诉父亲,怕父亲担心、上火。结婚之前父亲的话还响在她的耳边:“婚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演戏热闹一会就各奔东西,是要有心灵相通。不要一厢情愿。没感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我观察你们不是一种性格的人,他并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他。你想好了,他的性格、文化修养你能不能接受。不是父亲想强加于你什么,是经历得多看到的多、后悔药没处买啊!作为父亲我必须给你提醒!先别着急结婚,好好观察一段时间认真想一想,再做决定!”可那时候,她把父亲的话当做老人多余的担心。她认为她很了解他。在她心里,他就是她的完美、无懈可击!

     再一次被暴打之后,她含着泪下了决心,抱着她的女儿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离了婚,她反而觉得轻松了!再不用面对他的野蛮无理。她反思了自己,不是别人的错,都是自己的错,开始就是自己在演着独角戏。

      放开他,也是放开自己。她还有爱她的爸爸,还有可爱的女儿!她觉得自己拥有的还很多,既然明白了,不属于自己的就该放弃。何必还死死拽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放呢!梦该醒了!

      懂得放弃,也是一种幸福!

(真实故事源自60年代。也许现在女孩子不会在意那么多,更在乎实际的利益,但是我还是希望女孩子们不要刻意追求不属于你的东西,学会珍惜属于你的;放弃不属于你的,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